《(重生)勾引之美/重生之奋起》作者:早茶 现言,淡然冷静女主,完美爱情

2019年4月19日06:52:40 发表评论 530
摘要

第一人称女主视角重生文,故事平淡温馨,故事叙述得相当流畅

第二章
再世重来一次,我也并没有变成清华北大式人才,虽然我多了十年的阅历学识,但中国应试模式,本就建立在一定程度千篇一律上的题海战术。
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我也需要埋头书海,少了一份漫不经心后,复习效率却是事半功倍了。心态不同,即使做的事情一样,最后的成果终是会有差异。
我的成绩大幅度上升,几次模拟考都在段排名50内,事实的高调引起了老师和同学的关注,无形生活中就或多或少有了不同的目光。我并不介意。反正高中生涯即将结束,过客者,与我无关。
我把这几次的试卷递给坐在沙发上的男人--范东璃,看着他仔细的翻阅。
我暗中慢慢观察他,黄粱一梦中最后几年,我和他的联系已经淡了。我的性格被动,他也不是一个过于活络的人。
我只知在我大二的开初,他结婚了,妻子是他的同事,谣传已经倒追了他好几年。最后终于抱得美男归,成就一段佳话。
是啊,他本就这般受欢迎。我抿嘴,无声的笑笑。刚好对上他的目光,挑眉,“怎么?”
我摇摇头,“我现在的成绩,若以去年的录取分数为标准,入得了贵校的法眼吗?”
“如果保持的话,绰绰有余,”他点头,手指点点试卷,“看来是我一直小瞧了你。”
他顿了顿又说,“你还有更多的选择,来挑选作为第一志愿。”
我点点头,拿过他放在旁边的书,是英文原文书。他的英语一向很好,“帮我介绍些适合我的英文读物吧,你知道我的外语不达标。”
接下来的日子,时间一分钟被掰成两分钟用,我除了每天做小定量的模拟试题外,心里有底后又开始课外阅读,范东璃给我买了一些外文小说,本数不多,他怕分了我的心思。
偶尔的放松方式,就是听他弹琴,他的钢琴弹得很好,我开玩笑道:你可以在俱乐部挂个名,暑假期教琴,可以赚外快。他拍拍我的头:等我以后缺钱的时候,可以考虑。
第一门考完,我呼出一口气。第二次做,原来的记忆早已经模糊,但是第一次时的心情是忐忑,现在呢……
我朝着门口的男人,挥了挥手,微笑。
接下来的几天,范东璃都来接我,记忆中我高考的这段时间,他应该是回了学校的,我不做深想。
等一切尘埃落定时,我已经在家呆了很久。我给范东璃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:接下来的四年,要继续麻烦他了。电话里,我听得他的声音有些吃惊,不过他并没打算说什么,只是恭喜了我,并告诉我,他又买了几本有趣的小说,下次见面给我看。
我眯了眯眼,慢慢抚摸着录取通知书,不知道为什么选了范东璃这所大学,他就职的这所学校只是在重点大学中处于下游。
也许只是在以后的背井离乡中,可以让我感觉到会有个温暖的存在吧,这样一时寂寞的我就不需要再找一个刘秋了。
命运的走向已经转变,那么,继续另一种生活的剧本。
离开学还有好几个月的空闲时间,我并不打算把时间浪费在上网夜游中。一直喜欢乐器,钢琴、古筝、电子琴,思考再三,我打算学习古筝,附庸风雅吧。
家里的条件已经算上乘,村里的新建小区父亲也参了股,是那个女人投资的房地产,官商合作,互利互助。父亲开始经常不回家,母亲也冷了心,由着他。只是每次两人见面开场方式,就是讽刺加粗话。
我这么多年,一直用着他的钱。我没那么清高,会甩手离家,或者指着那个女人大骂三字经,把暗中的污秽挖出倒在日光之下。男人和女人,一个巴掌拍不响。说我懦弱也罢,虚伪也好,我并不打算拆穿,打破这个畸形的平衡。
我打电话找到父亲,告诉他,我要学习古筝。父亲因为我考上重点大学,脸上有光,加上最近事业春风得意,对于我的要求一一必应,并建议我在这几个月中,还可以去把驾照考出来,我想了想,让他帮我报了名。
开学报道的那天,雨下的很大,父母亲难得一起送我去学校,我坐在副驾驶,母亲在后座。父亲一直交代我在学校要和同学搞好人际关系,母亲则一直叫我记着每天早晨起床后,晚上睡觉前都要做祷告,星期天去教堂礼拜,最好在学校找到团契。我一一点头答应,较于我的态度,两人都满意的不再说话。
到了学校之后,等报完道,整理干净寝室,去楼下交了150元申报了网线后,我请父母在食堂吃了午饭。刚吃完饭,就接到范东璃的电话,问我是否需要他的支援,我让他到生活区接我。
吃完饭,一出食堂就看到正和门卫聊天的范东璃,衣冠楚楚的他不时对和他打招呼的人点头,一边又神态自若的继续和身边的门卫聊。我微微低头抿嘴笑着,掏出手机给他拨了一个电话,示意他过来。
我的父母亲对他虽算不上很熟悉,但毕竟自家女儿在别人家呆了六年,而且接下来的四年还要继续劳烦,所以他们对范东璃的态度越发热情。
范东璃在学校有自己的宿舍,虽然他时常回范家,但是忙碌时偶尔也在这里小住。他住在6楼,电梯坏了,父亲自告奋勇的抱起我的古筝,就迈步往楼梯口走。
没走多久,父亲的呼吸就重了,这几年,父亲的体重随着年龄直线上升,范东璃本想接过,却被父亲笑呵呵的拦下,“为我宝贝女儿效劳,我这个做老爸的义不容辞!”
说完就咧嘴冲我笑,连母亲看着他的表情也柔和下来。我看着前面那个臃肿的身影,眼圈有些发酸,我皱了皱眉,垂下眼。
父亲离开的时候,我迟疑了一会,上前拉住他的手臂,低声道,“爸爸,小心开车。还有,多让着妈妈点。”
“……好。”
我站在楼梯口的窗户旁,看着楼下父亲的车转出了拐弯。
“泡了你喜欢喝的藕粉。”
我回头,“谢谢。”
“小丫头什么时候和我这么客气了。”他拍拍我的头,就转身去了厨房端出两碗。
“这里有点乱,你随便坐。”
“怎么不让你女朋友帮你打扫?”
“我怎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,”他拿起勺子敲敲碗沿,“你一起帮忙。”
我勺了一匙含入口里,眯起眼睛,很好吃。
没有女朋友嚒?那么他以后也是直接把交往时间和婚姻生活时间合并在一起?
等干完苦力回到寝室,已经是下午三点。打开门,才发现寝室里已经有了几个女生,我朝她们点了点头,互相交换了各自的名字,却没有介入她们的谈话中。
我把皮箱里的衣物放入衣橱,又把毛巾杯子日用品整理好放在洗手间里。打理完才发现手机上有一短信,点开,是范东璃。
‘有事无事,请找范东璃。’
我弯弯嘴角,反复把短信看了几遍,才从袋子里抽出一本小说。
Pride and Prejudice,我挑挑眉,静下心慢慢翻阅起来,这是他刚刚临走时塞给我的。
一时背景的女生嘀咕声,好像也变得不是那么让人烦躁。

weinxin
芭莳圈
关注公众号,更便捷获取小说推荐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